主页 > 最具权威 >《真实故事》之道德的限度 >

《真实故事》之道德的限度

时间: 2020-06-10 浏览量:674

《真实故事》之道德的限度

然而故事的进展……喔不、或者可以说这故事根本毫无进展,事情到了最后,没有真相,杀人犯 C 给记者 M 的最后来信中,似乎又将故事推展了下去,顺势鬆开了箝制在原有的谋杀案上的情、理、法之鍊锁,语言和文字的幻术再度让真实成为了沾满怀疑色泽的泡影。事实并不存在,没有事实。唯一的事实早已随着遥远的尸体而逝去。

真实存在于你与自己的看法之间──某种分歧,不安地,存在于真相与虚构之间。──阿拉斯泰尔莱德(Alastair Reid)

小说开宗明义:这是一则真实故事。但其实故事始终在原地打转,在叙述者 C 与 M 的信件往返或访谈之间像沙漏般不断翻转而忘了所为何来……这是一个逐步在排除叙事表面的案发经过、证据供词、罪罚等等轮廓线条的去故事化的故事,文本核心从M的伪造新闻报导事件开始、在进入 C 的杀人回忆之后,全然呈现了角色心境的高度透明化:他们究竟在想着什幺?真正的情谊?个人的私欲?厌弃而佯装热络?……两个分别在职业道德(被拆穿假报导的 M)与人性道德(被控杀人的 C)出现重大瑕疵的人的对话,究竟又何者为真?当他们已经在社会上名声毁了、臭掉了的同时,该如何让对方、自己或群众相信一切?

这不是一个索求真相的故事,反之、它试图在诠释何谓「真实」。

阅读过程中,你可以想起林林总总从记忆里跑马而过的新闻头条,那些贪污索贿性侵盗窃诓骗等等狗屁倒灶之事,一旦死无对证(缺乏直接证据下,自我感觉良好的C将犯罪过错理所当然地推给了亡去的妻。好比无数罪犯将犯因推给了精神异常那样轻易而果决),我们该从哪一基準点来观看事态发展,而非全然诉诸情感?道德的界线极其模糊,当某个人悄悄跨过了,是否代表再也无法回身或只能让大众以偏概全(因为他那样所以全然不可信)?故事里的 C 轻巧出入在那块交织在情理法之间的连集区域里,虚实难辩、真假难分,罪与罚就在一念之间,永远没有完全公开的真相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奕博在线官方|本地的门户性综合信息|最真实的自己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66787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免费开户